天天财经-金融理财网站

2019年P2P网贷行业年终回顾

互联网 2019-12-31 14:11:00

周日晚上看到投友留言问,今年还有年终总结吗。我才恍然意识到,又一年即将过去。

2019年,对于P2P平台、投资人和从业人员而言,是煎熬的一年,是希望频繁落空的一年。

备案未能落地,政策从严之下平台持续承压,随时都可能遭受挤兑、被清退甚至被经侦。平台数量急剧减少,投资人不断被收割。

行业氛围如同这个寒冬,一片冷清和阴郁。

往年此时,各路人马的P2P年度回顾已经发布。今年,P2P凄惨潦倒,被财经新闻当做边角料;自媒体纷纷转型,沉迷推销智能存款和保险无法自拔;只剩P2P第三方的例行公事。

2019年,是我进入P2P的第六个年头。这几年不仅仅是身家的投入,也几乎将全部精力用在了其中。即使行业从此终结,天地论金也会“站好最后一班岗”。

下面,天地论金就与大家一起来回顾一下2019年动荡坎坷的P2P行业。

一、清退

1月份,《关于做好网贷机构分类处置和风险防范工作的意见》(175号文)流出;第二天,《关于进一步做实P2P网络借贷合规检查及后续工作的通知》(1号文)发布。

两份文件确定了行业全年的主基调:“三降”、“能退尽退”。

在文件指导下,各地监管措施快速推进,清退平台数量逐月递增。

银保监会发布消息,前十个月已经有1200多家网贷机构停业;到12月,共22个省市公示了清退名单,合计清退1025家平台。

据之家数据,与2018年底相比,正常运营平台已经减少600余家。平均每个工作日就有2家P2P平台停止经营,上午清一家,下午退一家。

互金协会的2019年报中称,“P2P网络借贷的存量风险得到化解”。但是也预计,“监管政策将保持趋严态势,行业良性退出及转型加快”。

银保监会已经确定了下一步的监管工作:“还是以出清为目标,以退出为主要方向”。

二、现金贷

作为P2P平台的核心信贷业务,现金贷行业全年的基调是“打击违规”。

315晚会,曝光了“714高炮”。

由此开始,线上的砍头息现金贷也被认定为“套路贷”进入扫黑除恶打击范围,监管对现金贷的整治扩大到产业链上下游。

51信用卡因外包催收被查、凡普金科贷后催收部门被查、拉卡拉旗下考拉征信被查、电信旗下天翼征信被查,众多知名大公司涉嫌暴力催收或违规收集个人信息。

导流、采集信息、贷后催收,各环节皆有因存在违规行为而被调查的企业,还有第三方支付因提供代收服务而被罚款。

315之后,有多份关于禁止暴力催收和搜集公民信息的意见与细则下发。

4月,两高两部发布《关于办理实施“软暴力”的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关于办理“套路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

10月,两高两部发布《关于办理非法放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黑恶势力犯罪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两高发布《关于办理非法利用信息网络、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等形式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上周五,央行发布《中国人民银行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实施办法》。

无资质放贷、用户导流、高利贷、暴力催收、违法搜集公民信息、泄露公民信息等行为中情节严重的将会入刑,压缩了行业的灰色空间。

三、一刀切

7月份,互金整治领导小组和网贷整治领导小组召开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座谈会,中央各有关部门和部分省市负责同志出席了会议。

这次会议的重要性当时做过分析,希望能引起大家足够的重视。

会议指出,网贷行业风险仍处于高位,下一阶段要坚定持续推进行业风险出清,以转型发展和良性退出为主要工作方向。

会议之后,各地监管力度骤然加强。

河北、云南、上海三地都传出了将对平台进行一刀切的消息。

行业老大陆金所,在会议当月就干脆利落的退出P2P业务,这个极不寻常的大动作也说明了问题。

当时有多家平台人员称,已经收到了清退通知。只是70大庆前以稳定为主,大庆后再开始全面推动网贷机构退出。

10月16日,湖南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网站发布公告,取缔辖区内所有P2P平台。

两日后,山东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发布公告,省内无一家平台通过验收,未来将对全省范围内P2P网贷业务全部取缔。

11月,重庆、河南两省市取缔辖区内P2P网贷机构。

12月,四川、云南、河北、甘肃四省取缔或清退辖区内全部P2P网贷机构。

3个月内已有8个省市对P2P平台“一刀切”。

去年底的行业展望,从业人员普遍认为P2P整治不会出现简单粗暴的一刀切。

等真的一刀切才发现死到临头了,莫名有种“shi到淋头”的感觉。

四、问题平台

现金贷联合整治对违法违规行为零容忍,资产端受打击;P2P风险出清压降存量,资金端受限制。

两端都是平台维持运营的负担。

团贷网被经侦、红岭创投资金链断裂、信而富资产端逾期暴增、金蛋被公安部挂牌督办、网信普惠自融窟窿、厚本金融被合作保险报案、恒信易贷第三方支付被切断、铜板街被牵连冻结账户,还有华夏信财、花生米富、麦子金服、和信贷、一个个眼熟的名字……

今年的负面新闻主角,有不少的上市系平台,不少的“头部平台”,不少的“高大上”。

最初看到报道,还会“惊诧”一番。看了一整年的“连续剧”,感觉都麻木了。

投资人又认清了一点,高大上只是相对高大上,真遇到问题一样脆弱。

五、备案、转型

年初,175号文指出机构发展的方向,“引导部分机构转型为网络小贷公司、助贷机构或为持牌资产管理机构导流”。不少平台开始筹划转型低门槛的助贷。

4月,《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有条件备案试点工作方案》流出,一众平台看到了希望,数十家大平台开始增资筹备。

6月底,传说中备案启动的节点,毫无声息。

7月初,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座谈会召开,通稿全篇不见备案字眼,改为“监管试点”。转型方向也变为“鼓励申请改制为网络小额贷款公司、消费金融公司”,175号文提及的转型助贷也消失不见。

11月,互金整治领导小组和网贷整治领导小组召开加快网络借贷机构分类处置工作推进会,仅提到一次从严审查进入“试点”。是否为“监管试点”,还是何“试点”未明确。

11月,《关于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转型为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83号文)发布,确定有能力兜底清盘的平台可以转型为小贷公司。

仅半年多时间,三次转向。

转的行业无所适从,一大批熬不住的选择了退出。

近日,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指出:“设立金融机构、从事金融业务,必须依法接受准入管理。面向公众的金融活动,不管是否以技术为名,都要从严监管。”

P2P这片实验田,也算是蹭了个结论。

结语

2019年的行业,大事不少。与2015资金涌入的激情澎湃相比,这是资金退潮的另一种“波澜壮阔”。苦辣酸痛都烙印在了投资人和从业人的脑海里,无需再多费笔墨重述。

对于我来说,今年的投资收益率有了肉眼可见的下滑。不过这也是年初的策略,为了求稳,不用投资还得日夜忧思。

P2P整体还有超5000亿的规模,但是行业走向衰微已经是显见的事实,在“促退出”仍为工作重心的趋势下,坚守不一定能获得相应的回报,投资人需要寻找其他分散投资的方向。

国庆后一直在调研和探讨新的投资项目,受限于规则只能先期小规模试水,期待明年发展。

去年底与多个从业人员交流,都表示很乐观。即便有175号文,也觉得会剩下一两百家平台,自己的肯定也没问题。

今年经过整年的“现实教育”之后,所有人都变得“低调”,对于前景也都比较“谨慎”。

明年是否还有网贷的年终盘点难有定言,或许再过两年,P2P就只存在于大家的投资回忆录中了。

  

标签:行业 平台 工作 转型 问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