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财经-金融理财网站

有监管明确要求持牌消金年利率降至24%以下 加罚息不超30%

互联网 2019-12-30 13:21:43

最近一两个月,网传有持牌消金公司被监管口头指导调整利率之后,一直处于观望中的持牌消金公司,这次迎来了真正的监管。

新流财经多方面获悉,兴业消费金融目前已被福建银监局明确要求,自2020年1月1日开始,将贷款产品利率调整至24%以下,未来也只能做年化24%以内的产品。

此前两高两部文件规定,金融机构贷款产品利率加上罚息、滞纳金等一并不能超过36%,此次兴业消费金融被要求罚息一起要控制在30%以内。

除兴业消金以外,注册地在福建厦门的金美信消金日前也已将利率调整至24%以内,可见,这波利率调整的举动率先由福建银监局发起并实施。

如此一来,众多一直观望的消金公司也纷纷开始调整利率,虽然目前并未了解到其他消金公司有被监管明令要求调整,不过据知情人士反映,马上、招联等头部消金公司内部高层也开始要求调整利率。

“目前已经开始大力度做24%定价的客群了,原来24%的客群占比远不如现在这么多。”马上消金一位员工表示。

此外,幸福消金、中邮消金等也已着手准备调整,各家在准入渠道上内部也早已要求不超过24%。

利率一调整,且不说许多消金公司下一年盈利情况如何,至少会大伤元气,需要一段时间来调整。

消金公司只能做自营?

临近年底,加上此次利率调整,众多消金公司开始不断缩小放款规模。

兴业消金作为首家带头调整利率的消金公司,“线上产品目前已基本暂停放款,被要求指导之前,线上产品平均月放款在2亿元左右,而上次被监管口头指导至28%之时,就已经开始控制放款,缩小到月放款500万元左右。”兴业消金内部员工表示。

“太难了,实际上很多产品年化36%都难以控制风险,年化24%基本就等于做慈善。”消金公司内部员工对于此次利率调整一事,都纷纷感叹道。

接下来,消金公司该如何保持以往的盈利能力都很难说,除了自营产品以外,一般消金公司都会选择做助贷。

不过,在有年化24%这堵墙全面围堵之下,加上高昂的资金成本,对助贷公司而言,加上融担、坏账、流量、运营等各项成本之后,基本处于亏钱状态,助贷公司一大资金来源被卡断的同时,消金公司似乎也无法有足够的能力来开展助贷这一业务。

也就是说,消金公司这一重要的盈利板块很有可能无法开展。

在这一大趋势之下,规模较大的消金公司还很有可能面临着重新设计产品,对接对客渠道以及控制各类合作方,既要满足年化24%的要求,也要确保定价能够全面覆盖风险,这对众多消金来说的确是一大挑战。

对此,某消金公司风控人士张成分析认为,监管此举也是在抑制居民的过度消费,“一般消费金融IRR36%对应实际费率成本能达到19%,IRR24%对应实际费率成本为13%,没有任何一个行业或者个人的收入和工资增长速度能承担得起如此高的成本。”

也有消金公司人士乐观地表示,表面上看,利息低直接影响了收入,但如果结合整个贷后,情况就大不相同,年化24%以内的用户逾期相对低,坏账也会相对降低,意味着整体的损失就会减少。

不管如何,看来这次利率调整风波将会持续一段时间,消金公司在这次大调整上势必也要花费一定的心血。

对银行实施疏与堵

对于监管此举,新流财经此前也报道过,很有可能是在给银行更多的机会(链接:有持牌消金遭监管口头指导,要求现金贷利率调至24%以下),银行在零售业务中,应该承担的份额和市场还没有达到。

其实,监管此举在全面调控成本的同时,对银行而言,其实是疏与堵的逻辑。

即疏通银行去给企业放贷款的道路,堵住银行所有的资金出口。

张成认为,事实上,消金现在成了银行的高收益出口,为了支持民营企业,这个出口必须要堵住,同时堵住流量的入口,也能抑制居民的过度消费。

显然,监管层还是以银行为主的,在全国金融机构的体量里,消金也是微小的存在,监管管控全局,消金、小贷、p2p加起来的规模相对是比较少的,“所有这些机构的总量,才几千亿的规模,还不如一个股份制银行。”

无论如何,此次利率调整,将会是个大趋势,不仅对消金公司今后的展业模式、规模是个大的挑战,也相应切断了一部分助贷公司的道路,而小贷公司,在这波利率严监管浪潮下,也只能做2-3个月短周期的贷款,甚至是抵押贷。

接下来的2020年,消金公司如何应对市场新的变化,又能否继续实现近几年的高盈利水平,是互金圈共同瞩目的一件大事。

(应受访者要求,以上人名为化名)

  

标签:消金 公司 调整 要求 监管

相关阅读